极速PK拾计划

【党建】农机系:好作风带出好团队

供稿单位:综合工作部  发布时间: 2019-07-26 12:29:15    作者: 馆员    浏览:148

【党建】农机系:好作风带出好团队 【党建】农机系:好作风带出好团队

来源:宣传部发稿时间:2017-11-23 浏览次数:946


农机系:好作风带出好团队
——访党支部书记胡斌


记者 薄晓岭


来源:《石河子大学报》2017年11月15日一版


机械电气工程学院有一支闻名全校乃至兵团科技领域的团队——农业机械工程系教师团队。


这支13人的团队,有教授7名,副教授6名,博士8名,国家特贴专家2名,省级教学团队和科技创新团队各1个。拥有1个国家级特色本科专业,2个二级学科博士点,1个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1个发改委省部共建新疆特色作物生产机械装备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1个农业部西北农业装备重点实验室,2014年在农业机械二级学科全国排名第五……


这样的成绩,让人不禁好奇: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凭借了什么?


“农机系的发展,离不开党支部的悉心规划,离不开一批批老党员、老教师的言传身教,离不开这么多年传承下来的优秀的工作作风。”农机系党支部书记胡斌如是说。


老同志是个宝


农机系党支部现有成员10名,胡斌是名经验丰富的老党支部书记,曾任车辆动力教研室党支部书记,两度出任农机系党支部书记,所属支部是自治区和兵团的先进基层党支部。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一个单位的发展好不好,老教师的‘传帮带’作用十分重要,他们决定了一个单位的工作作风。”


胡斌大学时入党,1995年调回学校工作,在车辆教研室跟着老教师田庆璋教授学习。“那时田教授已经60多岁,退休了仍然继续科研工作,严格、认真的工作态度也一如既往。”


忆起田庆璋教授,胡斌最深刻的是工作作风。在田老师的率先垂范下,教研室的同志们时间观念、组织纪律性十分强,工作起来也十分勤勉。


“他布置起工作来十分直接明了,逼着我们主动学、主动思考,想办法学会,有任何疑问随时可以咨询他。迟到、拖拉、懒散的人,在这个团队是待不下去的。”


一代代老党员的言传身教、率先垂范,在农机系孕育出了踏实、上进、肯干的教风、学风,成为了农机系从名不见经传发展成为科研领头兵的最稳定的支撑。


现任系主任王丽红学生时代就跟着这个团队带头人坎杂教授学习,毕业留校后从系里的老教师、老党员(如坎杂教授、王维新教授、曹卫彬教授等)身上感受到一脉相承的工作风格和人格力量。“系里的氛围好,大家配合好,工作开展很顺利。在这个集体中工作,我觉得很自豪。”


农机系的优良作风,从工作环境中可窥一斑。每个办公室或者实验室中,老师与研究生都是混编在一起的,十几名学生,每人一张小课桌、一台电脑,摆放得整整齐齐、满满当当,像个小型教室。农机系老师、现任院长坎杂还是同以前一样,只占有一方书桌。


“办公空间有限,我们工作、学习、组会、交流就都在一起。好处也很明显,老师一年到头忙得热火朝天,学生耳濡目染就没有偷懒的。”


“‘传帮带’很多单位都在做,效果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异?我觉得是传承人的问题,关键在于传承人的人品、素质、工作态度能否立得住、立得稳。一个作风扎实、工作态度严谨、处事公平公正的人,自然就有威望、有威信,大家自然就信服你,跟着学、跟着走。一个单位能否长长久久的保持发展的稳定势头,关键在于在各个年龄阶层是否有这样的传承人。”


胡斌说,“现在我和坎杂老师、曹卫彬老师算是团队的老同志了,这些优秀的传统能否传得下去,是考验我们老党员党性的时候了。”


从田间地头找发展新路


90年代以前的老农机人无法想象能取得今天的科研成就,拥有这么多省部级科研平台。“这样的结果,根源于我们的另一个好传统——爱下地!”


90年代以前的农机系基本没有科研,老师只在课堂里讲授理论课。而且好多老师是车辆研究方向的,在新疆没有发展空间。


胡斌就想着,下地去看看吧,毕竟这才是农机专业的来源和归处。


“刚开始我们就是想找点事情干,找适合自己的事情干。看人家用的什么机械,看市场需要什么,不懂的就回来查资料。很多老师也是到了地里才知道,教学内容与实践应用的脱节和差距。”


“那时坎杂老师和我都还年轻,他就带着我经常下地给人家帮工干活。有一次,农垦科学院做采棉机的田间测试,我们两个干了一个月,天天趴在地上数掉了多少棉花,收上来了多少,采摘后枝子上还挂了多少;拖拉机早上出去加了多少油,回来剩了多少……”


这趟活儿干下来,他们学会了一整套田间测试方法,这才有了后来兵团农机鉴定站与石河子大学合作共建兵团农机性能检测中心。


见的多了,了解的多了,思考的多了,老师们开始琢磨着结合生产搞研究。一开始是与石河子的团场合作申报项目,大家都特别珍惜机会,经费大头给团场,一心一意只想做成事。


“没有什么钱,有时候自己贴钱做,逼着自己多学习,多思考,多做事。日积月累慢慢就找到自己的兴趣的兴趣和研究方向。”


“50后”王维新教授研制出了我国首台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棉花打顶机,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60后”坎杂教授研制出了我国首台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加工番茄收获机,并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70后”毕新胜教授是液压领域的专家,善于做横向课题,主动联系南北疆团场、企业合作项目。2015年参与的《棉花生产全程机械化关键技术及装备的研发应用》项目获得兵团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80后”老师们对于下基层的态度同样明确而坚决。“我们的科研来源于生产,必须回归于生产!”张若宇的主攻方向是农产品质量检测,曾三天三夜不合眼的调试机械,与学生饿着肚子在工厂里观察实验,还曾苦中作乐把田间测试时的午餐“爆炒小强”发到朋友圈。蒙贺伟做实验被称为“疯狂”,每年暑假都在“美味”的牛棚中度过。


围绕农业需求,结合自身优势,党员教师带头抓紧时间开展科学研究与技术推广,涉及农业、畜牧、果蔬等多个领域,目前仅在南疆开展的省部以上科研项目就有6项,红枣领域项目实施主要在一师,肉羊养殖领域项目主要在三师。仅在肉羊养殖装备项目研究上,农机系就获得了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国家农业科技成果转化项目、国家自然基金等多个重大课题。


路过学院宣传栏时,胡斌指着2017年自然科学基金的喜报,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大半都是农机系的!”


“农机系科研的路子都是老师们自己下去调研,慢慢深入农业生产一线,在田间地头里摸索出来的。想出成果不能靠‘等’,要主动走出去、走下去,初期注定是艰苦的,必须有奉献精神。”


农机系的实验室,没有想象中的“高大上”,更像是一处厂房,到处是大大小小的机床,奇形怪状的番茄收获机、精量播种机、棉花打顶机等等针对新疆农业和畜牧业研发的机械。


“这些都是我们老师和同学研发的产品。内地企业参观农机系的工程中心,发现好东西真多,很多企业联系我们谈合作。”胡斌对于这些扎根基层一线出产的科研成果十分有信心。


不遗余力支持青年人成长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对于一个单位、一个团队同样适用。农机系不遗余力地支持青年教师成长,把对青年人的培养当做对农机系未来的规划。


按照学院要求,系里每年只能派出1人外出深造,以保障正常的教学和管理运行。有一年,他们计划派出3人读博,作为党支部书记的胡斌专门起草了一份报告给学院,“我们同意这3位老师出去学习,保证完成系里的各项教学、管理任务。”


有目的有计划送青年教师出去学习,是党支部开会探讨决定的,选送谁去、去哪里、选择哪个导师,都要仔细研究讨论的。”胡斌说,通过科研方向和导师的选择,可以准确把握学科发展动态,合理布局学科方向。


为了保证学习质量和进度,系里要求青年教师外出学习必须脱产。老教师们任劳任怨承担了他们的教学、管理任务,这不是几节课的事情,而是一管至少三年。


青年教师张若宇外出学习深造时间最长,攻读博士学位加上赴美访学长达5年,提起老教师的支持,非常感激。


“我们的青年教师也很争气,好学、踏实、肯干,成绩优秀,导师们都很认可。农机系5年内实现了7名青年教师全部拿到博士学位,师资水平上了一个新台阶。” 胡斌对青年教师的学习成果十分满意。


如今,这些年轻人就像桥梁一样,把石大农机系与内地高校、知名专家联系在了一起。这些就读高校的老师和专家,从这些青年身上认识了新疆、认识了兵团,把科研的触角延伸到了这片新的研究空间。


青年教师付威,师从华南农业大学罗锡文院士,读博期间就开始与内地合作科研,经费达300多万。“三年的学习生活,增长了知识,提高了科研能力,开拓了学术视野,为后续的教学和科研打下很好的基础。”


如今罗锡文院士的项目跟着来到了新疆——水稻的精量播种和自动导航技术,付威就在南疆忙碌着。


有计划有目的的选送青年教师学习,不仅为年轻人的发展铺平了道路、创造了成长空间,更为农机系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后续动力。


用团队优势攻坚克难


在石河子大学北区,有一个满是平房的院落,院子虽然不起眼,门口挂着的牌子却是响当当的——“农业部西北农业装备重点实验室”“特色作物生产机械装备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绿洲特色经济作物生产机械化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这里就是农机系的教学科研平台。


一个学科发展得好不好,关键看是否做出 “特色”和“优势”。老党员带队,好作风为支撑,农机系在服务农业生产中凝练了特色,团队成长为学科的排头兵。


这支由老党员组成的支委作风好、威信高,在教学科研工作中十分有话语权。


“我们支持每个老师按照自己的兴趣自由发展,像每个手指头一样。但需要的时候,要能收回来,变成一个拳头,用团队凝聚出的力量去攻坚克难。我们手头的大项目、国家平台证明了这个思路是正确的。”


“我们的分工很明确,合作不讲条件。团队工作强调的是向心力,服从组织内部的协调,集中优势力量去攻坚。单打独斗是行不通的。”


团队合作带来的竞争力,集中展现在科研领域的成就。


以红枣项目为例,2009年兵团推进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形成了环塔里木盆地的周围红枣经济带。农机系立即组织团队到南疆红枣主产区进行红枣机械化作业需求调研,制定了红枣果园机械化管理(开沟施肥机械、修剪机械和残枝粉碎机械)和红枣收获两大研究方向。经过8年的努力,已研制6轮红枣收获样机和多个机型的果园管理机械,申报专利2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10余篇,已经形成了一支具有地方特色的果蔬机械化研究的学术团队。


近年来,农机系先后获批国家支撑计划项目3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余项,其他省级以上项目20余项,年均科研到位经费800万以上。成果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8项,教学成果奖2项,国家发明专利30余项。


“每个人付出,每个人也从中受益。我们做得好的还有一个方面就是利益分配,人人有份,差距不大,发挥了很大的鼓励作用。利益的分配不仅指经济方面,我们在评优选先中重点推介优秀的年轻人,这是一种鼓励,是对他们拼搏上进的肯定。”


学院特聘教授陈学庚院士说,“有这样的干劲儿,你们在农机领域的研发绝对在全国前面。给我也腾块儿地方,一块干。”


如今的石大农机系不仅在新疆走在前面,在全国农业机械化工程领域也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为了学科发展,老院长王维新曾带领农机系党支部主要党员,专程去拜访中国农业工程学会副理事长罗锡文院士,请教发展问题、推介自己。也许是并不起眼的西北高校带来的这份成绩单,也许是几位老教授的诚意,罗锡文院士应邀来校实地考察。农机系团队这次亮相十分精彩,科研态度和工作成果更是让罗院士感慨,石河子大学被吸收成为中国农业工程学会的理事单位。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广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把科技成果应用在实现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中。


“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的实现离不开农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离不开农业机械的现代化,我们对自己的专业更有信心了!”十九大召开后,农机系党支部第一时间召开了扩大学习会议,农业、生态文明和科研等领域成为关注焦点。


胡斌说,党支部将继续立足岗位,把教师党员的全部心思集中在“真干事”上,把本领用在“多干事”和“干成事”上,带领农机系创一流业绩!



本文由http://www.bennafi.com/fuwu/3419.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光明日报】“核心价值观百场讲坛”走进石河子大学上一篇:石河子大学开展消防疏散演习 6000新生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