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PK拾计划

【向南发展】格拉:我在南疆幼儿园当“孩子王”

供稿单位:综合工作部  发布时间: 2019-07-26 12:21:00    作者: 馆员    浏览:103

【向南发展】格拉:我在南疆幼儿园当“孩子王” 【向南发展】格拉:我在南疆幼儿园当“孩子王”

来源:石河子大学发稿时间:2018-05-08 浏览次数:421

格拉(左)与幼儿园警卫为孩子绘制做操原点


2016年11月28日,在南疆将要进入严冬之际,一位年近半百的蒙古族中年开着自己的小车,拉着行囊和玩具,历经1000多公里,来到了第三师五十一团一小幼儿园,他就是从石河子大学选派到五十一团的第一批支教教师、组长格拉。


没有水泥大道,没有活动器材,甚至连一间像样的教室都没有,有的是泥泞的羊肠小道和60多个孩子穿戴不齐地挤在40平米的教室里,哭的、闹的,形态各异,还有孩子光着脚丫四处乱跑。


“这分明就是个仓库嘛!”眼前的场景让格拉老师内心无比震撼。虽然孩子们与格拉不认识,但维吾尔族是一个热情好客的民族,他们主动跑过来和格拉握手,并用纯真的眼神看着老师,格拉转身为那个没有穿鞋的孩子买了鞋子。


经过反映情况,五十一团讨论研究,批给了幼儿园一个新校舍——一栋旧的二层楼,整个楼和毛坯房差不多。在园长的带领下,格拉老师带着一同来的支教老师对幼儿园进行了改造,用两个月的时间,把“新”校舍收拾整理了出来。格拉自费买了砖、水泥、沙子、油漆,并用自己的小汽车一趟趟运过来,又请人进行了修砌,拉来了沃土种上了花种子,为幼儿园平添了一抹绿色。


三月的南疆黄沙漫漫,但对于51团一小幼儿园的孩子来说却是美好的,因为他们有了自己的教学楼。虽然教学楼是旧的,墙面屋顶都掉漆,但比起之前的教室已经好了很多。


但新的问题也接踵而至。校舍增多了,新学期一下报到了1000余名适龄幼儿,教师变得捉襟见肘。格拉是一名生活老师,恨不得一个人分成几个人来用:校园内卫生脏了,其他老师忙不过来,他主动承担脏活累活,打扫全园卫生;下班了,别人都走了,他一间一间教室里看看,哪里脏了就打扫,哪里乱了就收拾。


孩子们卫生习惯不好,上卫生间有时候拉得到处都是,由于是旧的教学楼,下水道也时常会堵,格拉老师一方面教孩子们要讲卫生懂礼貌,另一方面总是不怕脏不怕累去打扫。记得有一次下水道堵了,怎么都不能疏通,格拉老师买来了手套自己疏通了下水道。——这只为让孩子们有更好的卫生环境。


为孩子做饭的地方离幼儿园很远,为了将营养餐热乎乎地发放到每个孩子手中,格拉老师每天都开自己的车从食堂来回拉数趟,就这样持续了半年。


在搬入新教学楼后,学生多、老师少的现象愈发明显,每个班级人数都超过60人,在噪杂教室里老师讲课只有大声说才能让每个孩子听到,久而久之,老师们个个声音嘶哑。格拉老师从工资里挤出几千元,给大家买了20副扩音器。


自从格拉老师来到五十一团支教以后,他便发动自己的朋友圈为这里的孩子捐衣服,还积极与石河子大学国际交流与合作处沟通协调,为幼儿园捐助了教学设备电视、打印机等。他在幼儿园看到有两个幼儿残疾且家庭贫困,就再次拿出了2000元,主动到这两个家庭里认了亲戚,给孩子们添置衣服和学习用品,并时不时地带孩子们到外面吃好吃的。


格拉老师是石河子大学的赴日留学引进人才、侨联负责人,精通多种语言,包括维吾尔语,能直接与孩子们的家长交流沟通。他还成为了老师们的“老师”,给大家讲民族团结、讲去极端化、讲汉语教学,做他们的翻译,幼儿园老师只要一提到格拉,无不竖起大拇指。


如今,无论格拉在校园还是走在大街上,四面八方的孩子都会跑过来,热情地打招呼、握手。这里的百姓都称他为“阿库吾力”(大善人),这不就是民族团结最真实的写照吗?


(文章来源:《石河子大学报》337期1版)


(特约通讯员 毛成超)



本文由http://www.bennafi.com/ziyuan/3195.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10名青年学者参加“新疆社会科学界2015年青年学者论坛”上一篇:机械电气工程学院与沙湾县柳毛湾镇签订产学研合作框架协议